春菜笕带来的N种惊喜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3-15 23:01:03



青菜宝宝们在苦苦熬过了漫长寒冷的冬季以后,鼓之以雷霆,润之以风雨,便开始抽出细长的菜茎,准备迎接春天的到来。这个时候的青菜已经从小宝宝成长为二八少女,她的芳名便是菜笕。简简单单一盆清炒菜笕,清淡的菜茎中咀嚼出丝丝甘甜,是江南的春日里最美味的时蔬之一。



后院的如意坡上长满了菜笕,但我们还要吃院里出产的野荠菜豆腐羹、马兰头拌香干、油焖春笋、清炒韭菜、大蒜老豆腐、香椿炒蛋、酒香草头、凉拌蓬蒿等等等等,根本就来不及吃。




于是,菜笕在我们不经意间纷纷抽薹开花,虽然质朴寻常,却比桃李樱梨更热烈,比山茶迎春更殷勤,响应着春风的呼唤。得春气之先的如意坡上一片春光明媚,教人看着便心生欢喜,所谓“晴光一点入眸明”,大概就是这样了吧。



乡下老屋的自留地里也生了好些菜笕,老人家是舍不得由着她长成菜花的,终归要想着法子延长存储期限吃到肚子里才上算。于是一部分做成了暴腌菜笕,还有的便索性腌了咸菜。



暴有强大而突然的意思,暴风暴雨,通常也是短暂而不长久的。腌在此处则是指用盐浸渍蔬菜。菜笕与暴腌这种烹制手法好似珠联璧合一般的浑然天成:比起长时间的腌制,暴腌是短暂的,因而保留了菜笕的清香原味;比起清炒,暴腌处理过的菜笕显得更加脆嫩,一点点盐带出来的咸味引爆几何级数增长的甘鲜。融清新、脆嫩、咸香、甘鲜于一锅的暴腌菜笕,热食、冷食都不减风味。具体做法是将菜笕洗净放入大缸里,撒入粗盐细细揉搓,使盐与菜笕混合均匀后压上一块大石头,静置半天。约三至四个小时后取出,将盐洗净,切碎,过油爆炒,出锅即可。



这两日正好在做青团,我们一时突发奇想研发了以暴腌菜笕为馅料的新口味青团。入口的瞬间有直击心灵的感动,从唇齿间澎湃激荡着席卷胸臆肠胃,仿佛是春日的气息。一口气把馨月给我的五个试吃样品吃得一个不剩,如果有第六个在眼前恐怕也是要吃光而后快的。第一批下单的朋友们这两天应该陆续已经收到了,馨月给你们准备的新口味试吃小样作赠品,可有惊喜到?



据闻正式成品中还要加入嫩笋,我们叫它春菜款青团。春天原本是阳气生发的季节,而春日的菜菜们,野艾也好、菜笕也好、笋头也好,无一不得其蓬勃升阳之气。食之可以获得满满的木系能量,舒肝气、助生发,是一款糖尿病患者也可以无负担享用的春日养生青团,敬请期待吧~



腌咸菜与暴腌不同,菜笕洗净后要先曝晒半日,待把水分晒干,菜笕有些奄奄的、软软的再放入大缸里加盐腌制。盐仍旧要细细撒匀,佐以揉搓的手法与菜笕混合均匀,用大石头压着,一直压到菜卤汁渗出来。根据个人口味喜好可以灵活控制腌制的时间,时间越久越酸。但腌得时间太短不够咸容易腐败,不利久储;腌太久菜就直接烂在了缸里,都算是失败的,腌多久达到怎样的状态才算成功,全赖年复一年的实践中积累经验。当咸菜腌到那个微妙的刚刚好的状态以后,就要及时取出另外放入宽腹窄口的罐子中储存。根据不同的需要做个清炒咸菜、或者咸菜毛豆、或者咸菜肉丝、或者咸菜墨鱼、或者咸菜蛋花汤等等等等。



腌咸菜剩下的菜卤汁又是一宝。倒入锅中煮开后,瓢去表面浮起的一层沫沫,再滤掉底下沉淀的渣渣,留下的便是清清的菜卤汁,可以装入瓶中留用。用清菜卤汁炖蛋别具清新甘香风格,此外还可以煮菜卤蛋。一般先用开水把蛋煮熟,再将白煮蛋蛋壳细细敲碎后放入菜卤汁中继续小火慢煮,加一点自家菜园子里出产的小茴香一起煮,但是不加盐,因为菜卤汁已经够咸了。一直煮到连蛋黄都带有丝丝菜卤汁的咸鲜清香与回甘就大功告成了,一定要把蛋壳留在蛋上一起煮,煮出来的蛋才水嫩滑爽不易煮老,还会在蛋上留下好看的大理石花纹哦!这样的菜卤蛋,我每天早中晚三顿饭顿顿吃都吃不厌,一直吃到过了这个季节没有菜卤汁才算完。



读到这里是不是已经口水淋漓了?春菜款青团、暴腌菜笕、咸菜和菜卤蛋都可以有哦~还有同样正当时的豆沙青团和芝麻青团(详见推送踏青季,带着青团去野餐),样样都是清明祭祀活动最妥帖的伴手礼。详询客服号xinyue20030821

求关注!求转发!

发表